> 馆藏中心

“成年人的生活都是填空题”:你的人生路为什么越走越窄?

来源:用户 天地人和w 收藏 编辑:杨美丽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颇为有趣。文章说现在中国成年人的生活都是填空题,互相打招呼也是填空题。

我,今年____岁,在____上班,任____职位,有____套房子,有____部车子,有____个孩子。

只要其中任何一个数字填不出,或者数字难看,都可能会被其他人当作 “Loser”(失败者)。

相反,如果这几个数字填的漂亮,那么不论这个人本身过得幸福或毫无幸福可言,他都会被众人当作是人生赢家。

这让我想起傅真在《最好金龟换酒》这本书里写过的一段亲身经历。

那时,她在印度旅行,住在一位印度叔叔家里。当那位印度叔叔的小女儿走进房间的时候,他的太太指着她说:“这是我们的小女儿 Jasmine,她是硕士,她在 Fedex 工作。”

傅真写到:“真的毫不夸张,就在那一刻,我的汗毛一根根竖了起来。当一个活生生的人只能被简化为学历和工作,我是发自内心觉得可怕。”

一个人的工作和学历其实只是一个人的一部分,即心理学中所说的 “社会自我”

而在文章开头的填空题中,一个人拥有的房子、车子和孩子都属于 “物质自我”。

通过 “社会自我” 和 “物质自我”,我们只能看到一个人对外界所展现的一切,但却无法看到他细腻生动的内心世界与精神诉求。

而这,就是 “精神自我”。

如果说 “社会自我” 与 “物质自我” 是我们的外部自我,那精神自我就是我们的内部自我,它代表了我们对于自己的感受,代表了我们活生生的灵魂、丰富的精神与生动的心灵。

在将 “自我” 直接等同于 “社会自我” 与 “物质自我” 的时候,我们就等于选择了 “填空题” 的视角来看待我们的人生并衡量我们的成就,从而忽视了 “精神自我”,而这种忽视一定会在未来某一时刻导致严重的问题与困境。

可是,如果不选择与大多数人一样的 “填空题” 式的人生,我们又该如何选择呢?

我们所在的社会告诉我们必须要取得成就、获得成功:

  • 马丁塞利格曼(积极心理学之父)在跟我们说应该要追求人生的幸福;

  • 弗兰克尔(“意义疗法”创始人)在跟我们说要去追求人生的意义;

  • 佛陀在跟我们说“缘起性空”、“一切皆为梦幻泡影”;

  • 罗杰斯和马斯洛(人本主义心理学家)在跟我们说“活出你自己”、“自我实现”……

  • 在这么多不同的教诲之下,我们究竟该听谁的,我们又应该何去何从?

    这个问题真的让我思考了很久,直到今天,我想我终于能够给出一个方向了,那就是:

    人生向我们提出了问题,而我们需要用我们的一生去给予回答。

    回答什么呢?我们需要回答的是以下三道问答题。

    01

    问题一:“我是谁?”

    1974 年初,乔布斯决定去印度进行一次精神之旅。

    他说:“我迷上了自我启蒙的想法,想要弄清楚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该怎样融入这个世界。” 


    对乔布斯而言,因为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没搞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因此从大学退学,后来前往印度,他一直都在追寻,他所追寻的正是关于 “我是谁” 这道问答题的答案。

    追寻的过程是如此艰辛漫长,而我们也不是都想成为乔布斯的,那是不是可以不去思考与追寻,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过一生呢?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因为,如果你不够了解自己,你会知道自己应该选择怎样的人相伴一生吗?你会知道什么样的职业才是最适合自己的吗?

    在缺乏对自我了解与认知的时候,我们是没有办法做出这些重大选择的,或者说,即使我们当时做出了,在未来有一天当我们逐步了解自己的时候,也一定会感到后悔与遗憾。

    而对自我的觉知与了解,正是帮助我们在面临每一次抉择的时候,做出更加适合自己的选择。

    同时,如果缺乏对真实自我的了解与认知,也可能会导致 “伪自我” 的产生。

    “伪自我” 这个概念是由著名心理学家与社会学家弗洛姆提出的,它的意思是:其实我们的很多决定都不是来自于我们自己,而是外部的建议或者环境的影响。而我们却将这样的决定都当做是自己的决定了。于是慢慢的,就形成了一个 “伪自我”,将 “真实的自我” 取而代之。

    既然认识真实自我如此重要,我们又该去如何认识她 / 他呢?

    具体的方法是:通过一件件真实经历的事、一次次的情绪反应,从不同的维度去进行自我觉知,逐步画出 “我” 的模样,了解到真实且多面的自己。

    比如:

    依据 “我” 对问题的解释风格可以了解到我到底是 “悲观” 还是乐观”;

    依据 “心智” 的变化方式,可以觉知到我究竟是属于 “成长型心智” 还是 “僵化型心智”;

    依据武志红对 “自我” 五个维度的理论,我们可以从 “自我稳定性”、“自我灵活度”、“自我的疆界”、“自我的力量” 以及 “自我组织力” 去深入了解自己。

    此外,我们还可以从天赋才干的角度去了解自己,比如我的五大天赋才干是理念、思维、学习、完美和交往,这些天赋才干也在一定程度上勾勒出了我在一个维度的侧影。

    02

    问题二:

    “可能的自我是怎么样的?”

    当马斯洛在讲 “自我实现理论” 的时候,他说到:谈论自我实现的意思是设想有一个自我要被实现出来。

    这句话听起来非常费解,那我们到底该如何理解呢?

    我想也许可以用著名艺术家米开朗基罗的一段话来进行解释。他曾在雕刻了著名的大卫雕像后说:

    “我没有雕刻大卫,我不过是把大卫从白石中解放了出来,我去除掉了那些多余的白石,于是大卫就出来了。”

    现在,也许我们可以试着将 “白石”(即大理石)理解为 “当下的我们”,将英俊有力的 “大卫” 理解为 “可能的自我”。

    因此,可以看到,“大卫” 本就存在于 “白石” 之中,就像 “可能的自我” 本就存在于 “当下的我们” 之中。

    只是有的人能将 “大卫” 实现出来,解放出来,而有的人终其一生都只是在雕着一块 “白石”,除了白石的形状稍微有点变化,其他都无变化。

    自然也就没有机会看到 “白石” 里究竟藏着的是 “大卫”,“维纳斯”,还是 “胜利女神“(皆为世界著名雕塑)了。 

    马斯洛说:“自我实现是一个人能够成为什么就必须成为什么”。

    什么意思呢?

    就像白石里的是大卫就是大卫,是维纳斯就是维纳斯,是胜利女神就是胜利女神。这个自我本就是存在的,只是如果我们没有去探索、去发现、去创造,它就不会让我们看到。

    无论如何,我们都需要去一刀刀的雕刻,将本就存于其中的他们解放出来,而他们就是我所说的 “可能的自我”。

    因此,“找到可能的自我” 不是一个结果,而是一个需要用一生去做的事情,是一个过程。

    具体方法是:对自己的感受与想法非常诚实,专注倾听自己内在的声音,在诸多经历过后发现自己的使命与召唤,不给自己设定限制,不能缺乏勇气,也必须在认清之后做到坚韧不拔。

    这也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

    倾听来自真实自我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