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我就是薛涛,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来源:用户 朱小猪zzy 收藏 编辑:从小磊

集美貌和才华于一身的女子,是什么样的?

论美貌,她迷倒了9任四川省长兼军区司令;

论才华,《全唐诗》中收录了她90多首诗;

论能力,她能在四川省长府里处理一切公文;

论交际,她和元稹、白居易、裴度、李德裕都有交往;

论书法,她的行书模仿王羲之,笔力峻激;

论贡献,她发明了中国第一张彩色纸笺;

论地位,后世有人把她与杜甫并列;

论影响,她生活过的地方仍然被成都人民完善保存。

薛涛,就是这个风一般的女子。

768年,薛涛出生在长安的士绅家庭。

他的父亲薛陨是个正科级的机关干部,

在长安,如果一砖头砸倒10个干部的话,

其中有9个就是正科级。

虽然级别不高,又没有儿子,

但是薛陨特别宝贝这个闺女,

从小就教她读书识字,

希望她能够不做笼中的金丝雀,

即便生活在小县城,

也能够在柴米油盐中发现诗和远方。

那年夏天,薛涛已经8岁了。

她正在院子里思考着

“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这样的人生哲理,

父亲在旁边吃着西瓜、扣着脚丫,

大嘴里“吧唧吧唧”的响声,

吸引着薛涛直流口水。

突然,薛陨站起来大喊:

”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

等了几分钟,薛陨垂头丧气的坐下:

“日了狗,说好的诗兴大发呢,怎么接不下去了。”

旁边的薛涛鄙视的看着老爸:

“给我吃西瓜,我就帮你接诗。”

薛陨赶紧把一大盆西瓜递给闺女,

指望着她帮自己圆场子。

薛涛笑嘻嘻的拿着西瓜,张口就来:

”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好诗,太棒了。

薛陨刚夸完,就琢磨出味道来:

“一个小姑娘家,

张口就是‘迎来送往’的句子,

这特么叫怎么回事嘛。”

薛陨虽然官不大,但是喜欢打嘴炮。

今天打报告说:“事情不能这么干......”

明天发论文说:“那件事都是谁谁搞砸了...”

过两天直接在大会上开喷:

“我不是针对谁,在座的各位都是垃圾...”

这样的基层干部,哪个领导能受的了他?

终于有一天,他的领导告诉他:

“四川那地方不错,组织决定派你去四川吃火锅、喂熊猫。”

薛陨只能带着全家老小,出发前往四川。

可是吃惯了油泼面,突然让他吃麻辣火锅,

身体就发出了抗议。

组织还嫌不过瘾,突击派他出使南诏。

得了,过桥米线更吃不惯,

还没回来,就挂了。

这一年,薛涛14岁。

家里没了顶梁柱,母女俩的生活一下子就垮了。

看着母亲以泪洗面、精打细算的样子,

薛涛决定:“我要进军娱乐圈,用自己的才艺养活母亲。”

她立刻报名参加了“大唐女声”的选秀比赛,

经过海选、复赛,一路闯入决赛,

拿到了”大唐女声“年度总冠军。

在领奖台上,薛涛含泪哭诉:

“我有一个不幸的家庭,

父亲生病去世,母亲以帮人洗衣服为生......”

绝美的面孔、惊世的才华、凄惨的身世,

很快激起广大油腻中年男人的怜悯之心,

他们疯狂为薛涛点赞、投票。

一颗耀眼的明星,在大唐的西南冉冉升起。

在薛涛的粉丝中,韦皋的身份地位最高。

他原本就是中书令,

又被派到四川担任“剑南西川节度使”,

成为“使相”,妥妥的西南一把手。

有一次,韦皋请了名流权贵举办Party,

当然少不了当红明星的助兴。

在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

韦皋哈着酒气,请红透半边天的薛涛赋诗一首,

以助大家的酒兴。

毕竟大家都是文化人,

总不能学鸿门宴来个“项庄舞剑”吧,

太俗气,有辱斯文。

薛涛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提笔就写:

乱猿啼处访高唐,一路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尤是哭襄王。

朝朝暮暮阳台下,雨雨云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明明是一个混演艺圈的女子,

偏偏写出“哭襄王、楚国亡”这样忧国忧民的诗句,

颇有大丈夫之风。

韦皋顿时觉得,她跟其他女子不一样,

说出了那句改变薛涛一生的话:

“Come  On,我包养你。”

第二天,唐朝的报纸就发出头版头条:

《严重违纪,节度使包养女明星》。

可韦皋手里有兵有钱,朝中有人撑腰,

根本不在乎坊间风评。

他反而大大方方的带薛涛出席各种场合,

都江堰修缮工程的剪裁,他们盛装出席;

成都麻辣火锅节,二人共吃一碗底料;

大熊猫生出了宝宝,他们领养了一只回家。

韦皋不仅仅带着薛涛游山玩水,

还让他当了自己的办公室主任,

凡是来往公文、上级精神,

必须要薛主任过目,才能送达韦皋。

在唐朝,除了武则天时代,

还没有哪个女子能够进入政治场。

可薛涛做到了,她在担任办公室主任期间,

亲自起草了无数公文、传达了无数的精神,

不但富有文采,而且条理清晰、思路明确。

如果加以培养锻炼,将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韦皋突发奇想:“这可是唐朝,风气很开放哒。”

第二天他就向朝廷报告,

请求授予薛涛”校书郎“的职务。

这虽然是个副科级的虚职,

但却是担任宰相的必经之路,

可见“校书郎”的重要性。

韦皋疯了,朝廷可没疯:

“不允许,再敢BB就派检查组去查你。”

给薛涛求取官职的事情虽然泡汤,

但大家都知道了薛涛的才能,

就给她起了个外号:女校书

整个四川,都知道韦皋和薛涛的亲密关系。

从此,官场、商界、黑道流传着一句话:

“要想富,找薛涛。”

四川的大大小小干部,都在私下里找薛涛送礼,

希望她能在韦相公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西南资产过亿的商人们,将海外代购全包了,

把最新款的LV、GUCCI全部买回来送给薛涛,

只希望能多接几个工程。

黑道大哥们就不用说了,

本身就不干净,还不巴结好了?

薛涛仗着自己跟韦皋的关系,对这些贿赂来着不拒。

金钱、房子、奢侈品,薛涛收了好几个火车皮。

虽然她收贿赂、收名牌、收房子,

但她知道:自己是个好姑娘。

因为她把这些东西全部上缴国库,

没有给自己留一分钱。

天下去哪找这么明事理的姑娘,

简直堪称”唐朝好小三。“

薛涛不爱钱,但是很享受俯视这个世界的感觉。

一个小官吏的女儿、沦落为艺妓,

虽然名扬天下,每天都能上头版头条,

但毕竟是上不得台面的玩物。

现在不同了:

“我掌控着节度使府的一切,

西南的一切指令都由我的手里发出,

之前看不起我的人,

全都像哈巴狗一样跪舔。”

薛涛很享受这种生活。

但是她忘记了:

这所有的一切,全都是韦皋为她带来的。

一旦韦皋对她不满意,

随时可以收回她所拥有的一切。

这也是古往今来所有“小三”的命运。

薛涛在西南地区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

这严重的影响了韦皋的名声:

包女明星、贪污受贿、女子乱政......

朝廷里的政敌不禁要问一句:

“韦大爷,你想吃花生米吗?”

韦皋毕竟是成熟的政治家,

对薛涛的不成熟很不满意。

为了提高她的艺术修养,

韦皋决定派她到松州去体验生活。

松州地处川藏交界处,现在都是欠发达地区,

何况在“安史之乱”后的唐朝。

走在泥泞的小路上,

听着耳旁猿猴“哇哇”的叫声,

薛涛的心头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闻道边城苦,而今到始知。

却将门下曲,唱与陇头儿。

黠虎犹遵命,烽烟直北愁。

却教严谴妾,不敢向松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