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教师节重温《师说》:一代文宗韩愈,为何也概叹老师不好当?

来源:用户 老黄说史 收藏 编辑:王阿强

唐朝的老师也不好当,师者斯文扫地,韩愈愤而著《师说》。教师节重温《师说》:一代文宗韩愈,为何也概叹老师不好当?

今天是第三十五教师节,静下心来,写了篇关于教育与教师的短文,以此祝愿老师祈福教育。

——谨以为记。

人人都知道,“尊师重道”是中国人的传统美德。孟子的学生乐正克在《礼记·学记》中就曾说过:“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是故君之所不臣于其臣者二:当其为尸,则弗臣也;当其为师,则弗臣也。大学之礼,虽诏于天子无北面,所以尊师也。”

但是,在历史的不同时期,老师们的地位与声誉是曾跌入谷底的。曾几何时,老师们就有个非常有“味道”的别称,叫“臭老九”。臭则臭矣,还行九,看来,这地位是低得没治了。当时,老师们(知识分子)是排在“地、富、反、坏、右、叛徒、特务”之后的,因其位居第九,所以才获得了“臭老九”的美号的。

其实,“臭老九”一词并不是现代才有,它是源于蒙元,“元制,一官(政府官员)、二吏(不能擢升为官员的政府雇员)、三僧(佛教僧侣)、四道(道教道士)、五医(医生)、六工(高级工程技术人员)、七匠(低级手工技术人员)、八娼(歌舞姬或妓女)、九儒(知识分子)、十丐(乞丐)(《陔余丛考》)。”儒者的身份排在娼之后,仅仅高于乞丐。由于元朝存在时间较短,这样的排名鲜为人所识,所以,流传不广。

直20世纪60年代中期,“臭老九”其名才臭名远扬。当时,“臭老九”并非专指老师,而是指一切有文化、有学识的知识分子。当时,一大批知识分子被批斗劳动改造,有的甚至命丧黄泉。当时有人就曾说过,“秦始皇算什么?他只坑了四百六十个儒,我们坑了四万六千个儒。”

这种现象,直到1978年才有所改观。1978年以后,“臭老九”大多恢复名誉,重新走上新的岗位,为社会奉献余热。但是,由于轻视或敌视知识的观念延习已久,所以,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又出现了“研究导弹的,不如卖茶蛋的”这一脑体倒挂的奇异现象。

高考制度的恢复,一度曾让老师们又成为神圣讲坛的主导,并为国为家培养了一代又一代杰出人才。但是,因受金钱至上观念的影响,如今的老师,无论是其权益还是地位,又受到指责与挑战,俨然成为社会的弱世群体。其实,在社会价值多元的时代,不管盛世、衰世,有如此现象是非常正常的。比如,我们引以为傲的大唐,也就有过不尊师重教、斯文扫地的时候,为此,有着一代文宗之誉的韩愈老师曾经愤而著《师说》。

韩愈的《师说》因入选择中小学教材而广为人知。但是,韩愈因何而著《师说》却鲜为人知。韩愈是是唐代杰出的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政治家,被尊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与柳宗元、欧阳修和苏轼合称“千古文章四大家”,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

虽然韩愈如此杰出,但是,由于他生活的时代正是安史之乱后的特殊时期,曾经的盛唐正日趋没落,这给他的人生带来许多困惑与纠结。韩愈虽出身世家(韩愈系西汉韩王信之后,其父亲韩仲卿官居秘书郎,死后赠尚书右仆射),但是,3岁即遭丧父之痛,其后,他由兄长韩会抚养。韩愈11岁那年,哥哥韩会因受元载牵连,贬韶州刺史,到任未久便病逝于韶州任上。是年,韩愈年仅12岁,嫂嫂就成了他唯一的依靠。

韩愈好学,也会学,成绩更是杠杠的。所以,韩愈19岁那年,便信心十足地进京赶考,“我年十八九,壮气起胸中”。可惜的是,韩愈第一次科考名落孙山,心情沮丧至极。其实,韩愈没能考上,未必是文章写得不好抑或是临场发挥失常,可能也跟他为人低调、不爱混圈有关。

韩愈“在京八九年矣,足不迹公卿之门,名不誉于士大夫之口”。相比而言,其他诗人成天带着干谒诗和行卷混迹于王公大臣之间。而唐朝科举考试并不糊名,换言之,试卷上没有装订线,不会密封。阅卷老师可以看到考生的名字,一旦觉得哪个名字眼熟,自然而然会优先录取。为人低调、不爱混圈的韩愈,难免吃亏。之后,韩愈接连又考了两次,均不中。

公元792年,25岁的韩愈第四次参加科考,终于考中进士。这一年,金榜题名的还有李绛、崔群、武元衡、裴度,都是将来赫赫有名的大人物。所以,那一届科举史称“龙虎榜”。韩愈25岁中进士,说实话不算晚。想当年,白居易27岁中进士,喜滋滋地写下“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七人中最少年”。

在唐朝,考中进士并不一定有会捧上金饭碗,还得经过各种考核、培训才能入朝为官的。其中,最主要的途径,就是要通过吏部的博学宏词科考试。博学宏词科考试,韩愈连考了3次,都未通过。眼看,从正经途径步入仕途,是难上加难了,本来不屑逢迎的韩愈,也怀疑起自己的人生了,于是,韩愈也同其他许多一样,选择了“曲线就仕”,他跑去找宣武军节度使董晋。贞元十二年(796年)七月,韩愈受到董晋推荐,得试任秘书省校书郎,并出任宣武节度使观察推官。

董晋对韩愈有知遇之恩,在任观察推官三年间,尽心辅助董晋。但是,好景不长,贞元十五年(799年)二月,董晋逝世,韩愈随董晋灵柩离境。。同年秋,韩愈应徐泗濠节度使张建封之聘,出任节度推官,试协律郎。贞元十六年(800年)春,韩愈回到徐州,于夏季离开徐州,回到洛阳。同年冬,韩愈前往长安,第四次参吏部考试。这次考试,韩愈得以通过铨选。次年春,韩愈被任命为国子监四门博士。

韩愈的“四门博士”,其实就一教职,其职责就是管教七品以上侯伯子男的子弟以及有才干的庶人子弟。通俗点说,韩愈的四门博士就是国子监里重点班的班主任兼国学老师吧。韩愈本来是靠学习成绩优异,才混到现在这个教职的,但是,他进入国子监后,却发现了让他心寒的现象——由于科场黑暗,朝政腐败,吏制弊端重重,致使不少学子对科举入仕失去信心,因而放松学业;当时的上层社会,看不起教书之人。

在士大夫阶层中存在着既不愿求师,又“羞于为师”的观念,直接影响到国子监的教学和管理。韩愈对此痛心疾首,便愤而写下一篇流传后世的《师说》,以澄清人们在“求师”和“为师”上的模糊认识。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古代求学的人一定有老师。老师,是可以依靠来传授道理、教授学业、解答疑难问题的。人不是生下来就懂得道理的,谁能没有疑惑?有了疑惑,如果不跟从老师学习,那些成为疑难问题的,就最终不能理解了。生在我前面,他懂得道理本来就早于我,我应该跟从他把他当作老师;生在我后面,如果他懂得的道理也早于我,我也应该跟从他把他当作老师。我是向他学习道理啊,哪管他的生年比我早还是比我晚呢?因此,无论地位高低贵贱,无论年纪大小,道理存在的地方,就是老师存在的地方。

由于当世轻师寡,韩愈又发出浩叹:

嗟乎!师道之不传也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古之圣人,其出人也远矣,犹且从师而问焉;今之众人,其下圣人也亦远矣,而耻学于师。是故圣益圣,愚益愚。圣人之所以为圣,愚人之所以为愚,其皆出于此乎?

韩老师说的是啥意思呢?用现代语言来表述就是,古代从师学习的风尚不流传已经很久了,想要人没有疑惑难啊!古代的圣人,他们超出一般人很远,尚且跟从老师而请教;现在的一般人,他们的才智低于圣人很远,却以向老师学习为耻。因此圣人就更加圣明,愚人就更加愚昧。圣人之所以能成为圣人,愚人之所以能成为愚人,大概都出于这吧?

其实,韩愈的《师说》之所以能最终成文,还得益于他的一个名叫李蟠的学生:“李氏子蟠,年十七,好古文, 六艺 经传皆通习之,不拘于时,学于余。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师说以贻之。”

说的是有个叫李蟠的孩子,只有十七,喜欢古文,六经的经文和传文都普遍地学习了,不受时俗的拘束,向我学习。我赞许他能够遵行古人从师的途径,写这篇《师说》来赠送他。

韩愈喜欢的这个学生李蟠,李蟠也确实没负恩师所望,第二年(唐德宗贞元十九年),年仅18岁的李蟠便考上了进士,并且还有第一名,18岁得中状元,这在两千多年的科举史上,也属罕见。

其实,教育的发展与改进,是需要时日的,不论古今中外,都是有过弯路与改变的。所以,我们要相信时间,相信人类的智慧,社会以及世人会再对于教育工作及广大老师们给出一个正确选择的。

今天,是第三十五个教师节,老黄在此唯愿天下为师者都能秉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之心态,励己树人,只管耕耘,别问收获,相信,时间会让社会及世人再给教育与教师一个再认知与再认同的选择。最后,老黄在此谨祝各位老师身心健康、节日快乐!

(图片来自网络)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教师节重温《师说》:一代文宗韩愈,为何也概叹老师不好当?》由网友老黄说史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k/mkdm/gd/sjkcgksbWSNlcmglksgg.html report 17237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健康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