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刘向军:礼拜天的校园

来源:用户 三驾马车d... 收藏 编辑:张晓华

刘向军

礼拜天,上帝规定的休息日,虽然上帝自己从不休息。

偌大的校园里没有了孩子们的喧闹声,无论是烂漫的小幼儿,无论是活泼的小学生、初中生,也无论是似乎总没有个礼拜天的高中生,孩子们终于都在月末的礼拜天欢欢喜喜地离开了校园。

比平时多睡了一个小时——奢侈的一个小时,六点半钟,我迅速起床,今天早上,我不想去别的地方散步,我只想去看看礼拜天的校园——我的校园。

校园里只有此时真正宁静了下来,除了湖水中游鱼轻轻划拨清波的水声,除了林间鸟儿纯净的啁啾声,除了偶尔一阵秋风拂来吹掉的落叶声。此时的校园有一种别样的美,她像是深秋中仪态万方、高贵典雅的处子,晨光中,她周身闪烁着迷人的光彩,散发着奇异的幽香。我独自行走在校园里,在这个时刻,校园属于我,我属于校园。

我巡视着那些我千百次凝视过的花草树木,它们一个个傲然地挺立于深秋的朝阳里,灿烂着,自信着,美丽着,无论是那些还在枝头坚守的腊黄的叶片,无论是那些坠落满地的金黄的银杏果,无论是那些覆盖一地的枯黄的落叶,无论是还在努力绽放着的月季花,无论是虽已叶片稀疏却瘦硬坚挺的枝杈。它们全都含着笑,默默不作声。它们知道自己的生,知道自己的死,也知道自己的死而复生,更知道自己的死而永生。这些天地间令人敬仰的哲人,总是那样一刻不停地生活着——礼拜天当然也不例外,又总是那般自然,那般从容,那般庄严。

轻轻地踩着地上的落叶,嗅着幽微的木叶香,忽然想起了一位西哲的话:有的人二十五岁就死了,但是要七十五岁才埋葬。人可能如此,但这些花草、树木、落叶却从不如此。春来,喷吐天地葱茏;夏来,放出一身芳华;秋来,捧出满树果实;冬来,留下不朽诗行。一日有一日之事,一天有一天之事,一年有一年之事,一生有一生之事,即便是其中的一棵小草,也都是天地间浪漫的大儒啊!

穿过校园,走进静悄悄的教学楼,轻轻地打开办公室的门,坐在办公桌前,我的心里是大欢喜,大充实,大宁静。

窗外,秋阳正好。

2018.11.4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原】刘向军:礼拜天的校园》由网友三驾马车d...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k/mkdm/gm/sklscdzkWSNlcmgjgdbm.html report 3651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健康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