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范伟今天57岁了,我很想他”

来源:用户 莫斯科威 收藏 编辑:杨美丽

有些演员离开越久,观众越想念,范伟就是其中之一。


文 | 牙谷牙狗

2019年9月2日,范伟57岁生日。他开始逐渐跟很多事情和解,比如喜剧、比如生活。

年轻时范伟总憋着一股劲,他不太甘心身为赵本山旁边的绿叶,也不甘心观众一直当他是“喜剧演员”。

风雨20年的时间里,他把家从沈阳搬到了北京,逐渐在电视剧、电影圈子里左突右冲。

只身闯荡演艺圈的这些年里,他和冯小刚、陈凯歌等一线导演合作;也和大鹏、宁浩这些新晋导演合作;甚至和林志玲拍了床戏,却唯独没有再跟他口中的“本山大哥”合作过。

他渴望摆脱“小品演员”的身份,让人们看到一个在表演上有所成就的范伟。


2016年,范伟凭借《不成问题的问题》拿下中国台湾金马奖影帝,获得了梦寐以求的认可。

他把奖杯藏在家里二楼私密的空间里,极力想要表现得淡然,却又止不住地窃喜,“有种被发现的幸福感”。

遗憾的是,名利再次涌来时,他发现观众和媒体的视野,仍旧定格于当年他在春晚上的表现。

人们希望再次看到他和赵本山的合作,希望再次看到被忽悠买车、买拐、买担架的老范。

于是,相隔10年后,赵本山指导《刘老根3》开机,范伟回归到了“药匣子”这一角色。杀青那天,他和赵本山深情拥抱。

有些演员就是这样,离开越久,观众就越发想念。

只是这一次,范伟还会再火吗?

 《刘老根3》现场,范伟与赵本山拥抱

有人说喜剧演员分三类。

第一种:看时觉得好笑,看完后大脑却空无一物。

第二种:通过喜剧作品刻画生活的苦辣,令观众感同身受。

第三种:于笑声中见悲悯,将苍凉精神内核包在密集的笑点之下。

范伟无疑属于第三种,他个性沉稳,善于从小人物身上把握整个剧情的节奏,让人捧腹大笑的同时,又留有余味。

无论是“药匣子”、“范德彪”还是《天下无贼》里的劫匪,举手投足间,笑料百出,又耐人寻味。

《马大帅》中的“范德彪”是范伟塑造最成功的角色之一。

在剧中,范德彪自命不凡,有点爱装,本事不大,毛病一堆。但这个人物又没有任何坏心眼,关键时刻还会挺身而出。

他自称“辽北第一狠人”,打过几场著名战役,却又频频被揍。

范伟将这个角色演绎到了搞笑的极致,又多了一点苍凉。嬉笑怒骂背后,他呈现出的“范德彪”是一个善良又笨拙的小人物角色,初看时好笑,成年后再看又觉得苦楚。

有网友说,电视剧热映之后,范伟在东北任何一家饭店吃饭,总有一些彪形大汉默默走过来对他说,彪哥,单买了,慢吃,我先走了。


如果说与赵本山的合作,让范伟将东北幽默演绎到了极致;那么与冯小刚合作,则让他发挥出了自己喜剧天赋的第二个层级。

《天下无贼》中的劫匪本不是一个出彩的角色,但到了范伟手里,他将劫匪的口音变得口吃一点,上车第一句话“打打打打,打劫!”,迅速抓住观众眼球。

看到美女时,目不转睛,鬼魅一笑,一个有点邪念,又没有胆量的劫匪形象,在观众心里一活就是好多年。

同样在《私人订制》中,他把领导司机身上的那种贪念和克制,展现到淋漓尽致。

尽管只是几个动作、语句节奏调整、或者几个眼神,“司机”这个小人物,还是成为那部电影中最出彩的地方,丝毫不输贵为国际影帝的葛优。

这是范伟出色的地方,无论拿到多么小的角色,他总能够根据人物性格,拿捏搞笑的尺度。

他能不做作、也不过分用力地将人物内心的悲喜演绎出来。这种舒服的表演让人觉得他就是自己身边的那种普通人。

快乐是茶余饭后的快乐,痛苦也是家长里短的痛苦。

这种“范式幽默”打开了范伟的国民度,成为观众眼中最为熟悉的喜剧演员之一。

但那时,他身上最重的标签还是“小品演员”。这一标签成就了范伟,也差一点摧毁了范伟。


成为小品演员之前,范伟整整说了10年的相声。

16岁那年他在叔叔的介绍下拜相声大师陈连仲为师。三年后进入铁岭民间艺术团,成为专业的相声演员。

1993年,范伟在辽宁本地已经颇有名气。他拿过首届相声节的“表演金玫瑰奖”,也曾站在央视登台演出自己的相声作品。

但浸淫相声圈的10年里,范伟却逐渐发现自己绝不会成为一位“出色”的相声演员。

“我撒不开,相声演员一定是生活中就撒得开那种。就好比,一个天生的相声演员坐在这和你聊天,一定包袱不断,我就不行。”

他想要转行,经人介绍认识到了当时已经三登春晚的赵本山。

在赵本山眼里,当时的范伟长相憨厚,能抖包袱也能卖傻,演出的时候还能拿得住火候,绝不抢戏。

范伟成了赵本山的小品御用配角。

1995年,范伟跟着赵本山第一次登上了春晚的舞台。在《牛大叔提干》里,他成功塑造了一个精明谄媚的秘书形象。


1996年,在春晚小品《三鞭子》里,范伟带上眼镜又成了仗势欺人的司机小吴。

1997年,在春晚小品《红高粱》模特队中,范伟绑上头绳,成为“范老师”,妖娆又油腻。


2003年,春晚小品《心病》中,他又成为因为中了300万大奖,一下抽过去了的病人。

和赵本山合作的日子,让范伟逐渐收获了知名度。但这种知名度完全掩盖于赵本山之下,红花是赵本山,他只不过是赵本山舞台上一个绿叶。

在接受采访时,范伟就曾表示: “观众焦点完全不在你这儿,笑点也不在你这儿,只要是给本山大哥台词搭准了,节奏别掉下来,也就没什么问题了。”

但在随后《卖拐》、《卖车》、《功夫》中,事情出现了反转。

范伟这个绿叶逐渐散发出自己的风采。他的节奏、台词逐渐丰富起来。一举一动,深受观众喜爱。

“大家会觉得:除了本山大哥,另外那个角色也挺有意思。”

某种程度上,与赵本山的合作促成了范伟,但也束缚了范伟。

那时被观众注意的范伟逐渐有了压力,更大的是一种责任。

每年,他需要花费将近半年的时间打磨小品,在舞台上被几亿双眼睛盯着的感觉,让他无奈,他开始萌生退意。

2005年,范伟与赵本山合作登上春晚的小品《功夫》。开场他就说错了词,好容易才圆了回来。

下台后,他向赵本山表达了不再上春晚的意愿。

小品《功夫》视频


范伟离开赵本山,被视为一种背叛,渐渐产生裂痕的时光里,赵本山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曾被记者问,范伟怎么没来?

赵本山热泪盈眶地说:“去年我就给范伟打了电话,他居然不接。我很生气。”

事后,赵本山对当时的言辞表达了悔意。他解释说范伟是自己兄弟,而不是徒弟,徒弟要对师傅言听计从,兄弟则没必要。


范伟没有借坡下驴,而是奋力澄清自己不是拒接,是“因为太忙关了机”,并请赵本山经纪人转达提醒。

但在赵本山8年“御用编剧”、高秀敏丈夫何庆魁眼中,故事似乎有另外一个版本。

有一年,赵本山和范伟去四川演出7场,只给了范伟7000块,赵本山拿了42万,高秀敏也为范伟鸣不平:“哥呀,你太黑了,只给人范伟七千,你给人范伟两万也好啊。”

赵本山说:“他在我这里成名了,还想挣钱?成名了上别的地方挣钱去。”

至于范伟,何庆魁认为他不懂感恩,卧薪尝胆十年,演完《卖拐》转身就变脸。

2009年,在客串《关东大先生》之后,范伟彻底与赵本山分别,将家从沈阳搬到了北京,开始在演艺圈寻求发展。

电视剧和电影,与小品的表演有着本质的区别。舞台上,小品演员需要动作和声音夸张一些,照顾到所有观众。

但电影工业里,演员面对的是一个冷冰冰的机器,任何肢体动作都会被摄像机无限放大,范伟需要重新找到表演的技巧。

他心里没底,反复问自己:“观众能乐吗?”

那段时间,他用最低的姿态去观摩学习,一点点磨掉自己舞台表演的痕迹。

他什么角色都演,也接过不少烂片,深一脚浅一脚地四处试探。最绝望的时候,他许久接不到一部好戏。

但范伟自始至终没想过放弃,在他看来,“电影这个东西,真是让人着迷”。

“剧本、人物、摄像、灯光,就像把一个人放到梦里头,合力把演员扶上神坛。”


2006年,离开赵本山的范伟接到了第一部电影《芳香之旅》,让所有习惯了彪哥形象的粉丝们闪了腰。

这是一部小众的文艺电影,票房不足100万,但在豆瓣上,看过电影的人都被范伟颠覆性的演技和转型的诚意折服。

凭借这部电影,他拿到了自己人生中第一个电影大奖:埃及开罗国际电影节特别表演奖。

2008年,范伟再次出演文艺片《耳朵大有福》。即便在戏剧舞台上塑造过无数小人物,但在《耳朵大有福》里,他利用每个镜头里的眼神和神态的变化,把一个下岗工人演成了中国版“垮掉的一代”。

这个曾经的小品演员对文艺电影有着超乎寻常的热爱,接戏时,往往不在乎片酬和预期票房,只要剧本具有文学色彩和精神内核,角色具有能打动他的特质,必定来者不拒。

一场戏中,范伟眼含泪光,但始终不掉下来

在演艺圈里打出一片天地,范伟成熟且多变的演技,也逐渐得到商业片导演的青睐。
2007年,范伟参演电影《南京!南京!》,饰演悲情角色唐天祥。片中他用精湛的演技,将一个悲壮又有点懦弱的小人物,演绎得活灵活现。
导演陆川评价他说:“好的喜剧演员在转型后往往能成为伟大的艺术家,范伟就是其中之一。”

范伟 《南京!南京!》剧照


虽然有时候,范伟接到的都是一闪而过的角色,他也乐得其所。

《我不是潘金莲》里一开口就是包袱的果农;《道士下山》里的药店老板......

有时候只有几秒钟的镜头,三五句台词,他在却反复研读剧本,竟然演出了让观众过目难忘的角色。

也是在《道士下山》中,通过陈凯歌导演,范伟了解到自己多年来内心斗争的根源。

电影拍摄之前,陈凯歌问范伟:“最初作为小品演员来演戏,最大的障碍是什么你知道吗?”

范伟仍旧以为是小品的痕迹,但陈凯歌导演的回答则是“成见”。

因为拍摄大量乡土气息的作品,观众逐渐对范伟产生了某种刻板偏见,以至于见到他就想笑。

最尴尬的时候,范伟有一次买菜,都被群众围住,让他走两步。

电影演了十几年,范伟逐渐和自己和解。

2003年拍《看车人的七月》,演完之后,他觉得自然,自知撕掉了赵本山搭档的标签。

《耳朵大有福》、《芳香之旅》等作品,让他拿下国际大奖,他又知道,自己撕掉了小品明星的标签。

他与冯小刚合作《非诚勿扰》、《私人订制》等电影,上映之后,他明白自己撕掉了电视剧演员的标签。

2016年,他靠着带着浓厚历史色彩的《不成问题的问题》和一座金马影帝,彻底撕掉了喜剧演员的标签。

一层层抽丝剥茧,范伟赢得所有人的认可。

很多人感慨范伟发生的变化,但究其根本,范伟说:“我勤勤恳恳。”

尽管,范伟很难摆脱观众的“成见”,但他依旧认真打磨每一个作品,十几年如一日的精进。

2009年拍摄电视剧《老大的幸福》时,编剧宫凯波回忆说,范伟认为人物性格展现得不够,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停练习、修改。直到宫凯波去看他,范伟才想起来自己要上厕所。

为了在客串的《手机》里说好河南方言,他自费到郑州找人录好台词,自己一遍一遍跟着学。

在拍摄《不成问题的问题》时,为了追求完美,有时候一天就拍一场戏,包括走位、调度、配合镜头,一点一点尝试,一点一点磨出来。

诚意对待观众,观众也诚意对待范伟。因为这些表演,范伟拿下了十多个最佳男主角奖。

以至于很多人评价范伟说:“他是中国演技最被忽视的演员。”

生活中,范伟不喝酒,很少参与酒局。他不想混圈子,也不会刻意逢迎巴结谁。除了电影宣传,他几乎极少出现在公众面前,多年也从未有过绯闻。

早些年,他最怕记者问他和赵本山的关系。怕给对方添麻烦,他的回答总是支支吾吾。有些事他不能说,假话他也说不出口。

拍戏的空闲时间里,他最大的爱好是做菜,笑称自己如果没当演员,很可能就当了厨子,“毕竟脑袋大,脖子粗”。

他形容那些一夜爆红的小鲜肉是“爆炒鸡丁”,自己则是“东北乱炖”,是慢慢炖出来的。

在当下娱乐圈中,人们看惯了今天撕逼,明天上热搜的尔虞我诈,年轻演员不再追求演技的浮夸年代里,反衬出范伟这样十年磨一剑的好演员的珍贵。

十几年过去,范伟的“范德彪”,“卖拐、卖车、卖担架”,他的“IP、IC、IQ卡”,仍旧是网络上人们喜爱的段子。

他演绎出来的小人物的悲喜和挣扎,也被越来越多的观众铭记和喜爱。

导演小津安二郎说过,人生和电影都是以余味定输赢的。范伟觉得这句话挺有道理。一部作品需要让大家看完后觉得有味道,琢磨琢磨,咂摸咂摸。人生也是。

范伟这锅“东北乱炖”,不急不缓,咕嘟了十几年渐渐入味,越加香气四溢。

2019年9月2日,是他57岁的生日。

57岁之后的范伟,还会再火吗?

—The End—

赞赏 共11人赞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本文《“范伟今天57岁了,我很想他”》由网友莫斯科威 转载收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侵权请联系:E-MAIL:513175919@qq.com
违法违规信息请立即联系本网可获得现金奖励,TEL:1-8-2-1-0-2-3-3-3-8-1(电话仅供违法违规信息举报,侵权类信息请EMAIL。)

www.wosoni.com false 互联网 http://www.wosoni.com/view/socangkudk/mkmg/gs/dmgbmssjWSNlzljclzjm.html report 12157

热门图片

经济金融企业管理法律法规社会民生科学教育健康生活体育运动文化艺术电子数码电脑网络娱乐休闲行政地区心理分析医疗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