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陈希夷就是传说中的“陈抟老祖”,他留下一篇传世之作《心相篇》

来源:用户 欣然书斋 收藏 编辑:从小磊

《心相篇》心相篇

宋 陈希夷

心者貌之根,审心而善恶自见;

行者心之发,观行而祸福可知。

出纳不公平,难得儿孙长育;

语言多反复,应知心腹无依。

消沮闭藏,必是好贪之辈;

披肝露胆,决为英杰之人。

心和气平,可卜孙荣兼子贵;

才偏性执,不遭大祸必奇穷。

转眼无情,贫寒夭促;

时谈念旧,富贵期颐。

重富欺贫,焉可托妻寄子;

敬老慈幼,必然裕后光前。

轻口出违言,寿元短折;

忘恩思小怨,科第难成。

小富小贵易盈,刑灾准有;

大富大贵不动,厚福无疆。

欺蔽阴私,纵有荣华儿不享;

公平正直,虽无子息死为神。

开口说轻生,临大节决然规避;

逢人称知己,即深交究竟平常。

处大事不辞劳怨,堪为梁栋之材;

遇小故辄避嫌疑,岂是腹心之寄。

与物难堪,不测亡身还害子;

待人有地,无端得福更延年。

迷花恋酒,阃中妻妾参商;

利己损人,膝下儿孙悖逆。

贱买田园,决生败子;

尊崇师傅,定产贤郎。

愚鲁人,说话尖酸刻薄,既贫穷,必损寿元;

聪明子,语言木讷优容,享安康,且膺封诰。

患难中能守者,若读书,可作朝廷柱石之臣;

安乐中若忘者,纵低才,岂非金榜青云之客。

鄙吝勤劳,亦有大富小康之别,宜观其量;

奢侈靡丽,宁无奇人浪子之分,必视其才。

弗以见小为守成,惹祸破家难免;

莫认惜福为悭吝,轻财仗义尽多。

处事迟而不急,大器晚成;

见机决而能藏,高才早发。

有能吝教,己无成子亦无成;

见过隐规,身可托家亦可托。

知足与自满不同,一则矜而受灾,一则谦而获福;

大才与见才自别,一则诞而多败,一则实而有成。

忮求念胜,图名利,到底逊人;

恻隐心多,遇艰难,中途获救。

不分德怨,料难至乎遐年;

较量锱铢,岂足期乎大受?

过刚者图谋易就,灾伤岂保全无?

太柔者作事难成,平福亦能安受。

乐处生悲,一生辛苦;

怒时反笑,至老奸邪。

好矜己善,弗再望乎功名;

乐摘人非,最足伤乎性命。

责人重而责己轻,弗与同谋共事;

功归人而过归己,尽堪救患扶灾。

处家孝弟无亏,簪缨奕世;

与世吉凶同患,血食千年。

曲意周全知有后,

任情激搏必凶亡。

易变脸,薄福之人奚较;

耐久朋,能容之士可宗。

好与人争,滋培浅而前程有限;

必求自反,蓄积厚而事业能伸。

少年飞扬浮动,颜子之限难过;

壮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