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馆藏中心

【原】中国千年科举,这一届为什么是史上最牛?

来源:用户 最爱历史... 收藏 编辑:杨美丽

1

50岁那年,文坛大咖欧阳修,受命担任科举考试的主考官。

正是春寒料峭时,各地士子收拾行囊,满怀希望,进京赶考。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金榜题名,那是当时千万读书人毕生所愿。

这一年,是宋仁宗嘉祐二年(1057,看似平凡,其实并不平凡的一年。

▲科举考试,一个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

从当年正月初六,欧阳修权知贡举,到三月初五,奏名进士,各科共录取899人,其中,进士388人。

一甲三名为,状元章衡,榜眼窦卞,探花罗恺。

都不认识?没关系。同年考中进士的还有:

名列唐宋八大家的苏轼、苏辙、曾巩

宋明理学的引路人张载、程颢

以及王安石变法的核心干将吕惠卿、曾布、章惇等。

这一年试举,光辉照耀整个大宋。

2

苏轼与苏辙是在父亲苏洵的陪同下进京的。

老苏很励志,年少时读不下书,四处交游,快意任侠。等成了家,有了孩子,他才知道,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自27岁始,苏洵发奋求学,曾连续六、七年宅在家,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并立志,学业未成,绝不提笔写作。

什么时候开始读书,都不算晚。大器晚成的苏洵终于成为远近闻名的大学者,开创蜀学。

有些遗憾的是,苏洵一生都没考中过进士。

▲嘉祐二年,三苏进京。

希望就落在孩子们身上了。嘉祐二年,20岁的苏轼18岁的苏辙进京参加省试(相当于明清时的会试),一举成功。

苏轼、苏辙考中时这年纪是什么概念呢?

可说是天纵之才。

要知道,清代的才子蒲松龄一生考了N次乡试,一直到70岁,连个举人都没考到,更别说进士了。当然,也正是因为屡试不第,聊斋先生才有机会为我们留下一部名著。

苏轼与苏辙的成功,有一定原因是搭了当时古文运动的便车。

宋初曾一度流行西昆体太学体等文体,其中,西昆体矫揉造作,太学体险怪艰涩,都是文坛毒瘤,却受到广泛推崇。

作为当时古文运动的领袖,欧阳修看不下去了,想趁这次试举好好整治不正文风。

评策论的考卷时,欧阳修的好友,同时也是考官之一的梅尧臣,发现一篇《刑赏忠厚之至论》,观点新颖独到,行文不落俗套,让人叹为观止。

欧阳修一看,确实不得了,策论第一舍他其谁,又转念一想,这该不会是老夫的弟子,曾巩所作吧?

为了避嫌,欧阳修将这篇文章评为第二,等到名次揭晓后,才知道,这篇文章竟出自苏轼之手。

欧阳修心悦诚服。

只是,苏轼文中有一句“当尧之时,皋陶为士,将杀人。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欧阳修实在想不起出自何处,对此耿耿于怀。

后来,欧阳修当面问起苏轼。苏轼说,那是我编的啊!

有才的人叫创作,无才的人那叫瞎编。

欧阳修还是不住给苏轼点赞,他在给梅尧臣的信中说: